打印 字号: | |

噢,哈利·波特!幸好还有音乐节

2015.04.28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五月社交季—不是坐在电脑前面,圈定全球成百上千的好友,而没有人一个曾见过面,是时候展开栩栩如生的社交活动了。但凡是跟活人而不是跟一堆电脑数据交朋友的情况下,无论怎样都是要把衣服穿上的,这是尽人皆知的道理。问题是要怎么穿?既然大家共同都是为了爱好音乐而来的。刚刚结束的柯契拉音乐节(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Festival)为即将在中国拉开序幕的各种音乐节做了穿着预告,这个音乐节声势浩大到已经跟音乐没有太大关系了,看看那些时尚网站,把这个节日当成了他们的节日,因为标题“明星时尚社交聚会”绝对名副其实地时尚。事实上,音乐节对于入场人士来说,只是一场关乎拗造型的度假活动。

文_yogi  实习生_程佳琪

d_6

一个出离常态的衣着机会

想想微博、FACEBOOK、朋友圈等等虚拟的社交方式在多大程度上控制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的坐姿和三观。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只要稍稍审度一下,人们失去了多少种穿着方式而仅仅是靠着手指表达的语言来展示自己,这真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如果有人指出了这种虚拟社交的种种害处的话,我们将要很高兴地指出时装产业在时尚文化的兴盛之下,并没有灭亡,而且就现在看来,拗造型这件浅溥的事业,也具有了反抗的意义,而且也可能是作为个人,反抗全球一体化的机会。

如果你不知道你当下正在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审视一下你的衣橱。种类越是单一,则生活越是乏味无趣。生活越是乏味无趣,人的批判性则越低,借用赫伯特·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的序言标题成了“没有反对派的社会”中的一员,按赫伯特对后工业时代的观察和推论,人也不再是自由的人。

音乐节-伍德斯托克,它的诉求总是跟自由紧密相关,也因为如此,才对处在某种社会状态中而又意识到了这种状态正在僵尸化的人产生了吸引力。虽然柯契拉音乐节、迷迪音乐节或者草莓音乐节等等发生在五月的盛事,都不能等于伍德斯托克,不是场地跟形式的问题,是时间和问题,处境与诉求都发生了变化。如今的音乐节,更多的是对某种时代精神的形式应合,或模仿再现。柯契拉因为近年明星名流的到场,时尚街拍的流行渐行知名,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一部即时的时尚搭配参考书。这对于音乐人来说,或许值得难过,就好像在自己的婚礼上,被一群闯进来的疯子抢了风头。对于先于我们的青春远去的叛逆来说,也远远不是一件幸事。H&M甚至入驻使音乐节在某种角度上看,转变成了时装展示场。

显而易见,音乐节发生了有趣的变节,变成了主题时装节。但,不管怎么说,它仍然保持为一种热血的场合,如果最容易沟通的部分是从音乐节着装开始的,那么,就让我们从拗造型这个角度切入好了。如果自由只剩下一身行头,确切地提供了一个出离常态的机会,那么,就让我们至少可以从拗造型的自由上去实现某种自由,仍是值得为此作态一番的。

d_2

一顶牛仔帽即时混搭入场

入场音乐节着装,最初级的准备—在其他装备未有可能按理想同步的情况下,也会发生匆忙进场的情况。牛仔帽可以直接扣在脑袋上,可以拔高你的音乐节精神状态。它的功能很强大,1.瞬间可以转化。你身上不管穿着上班装还是哺乳装,宽檐牛仔帽的调性以它本身所表达的狂野又放浪,能把所有一切良家妇女的元素归顺到它的姿态下,确切地说,能混搭一切。2.宽檐牛仔帽除了以明确的物质形态表现精神的抽象状态之外,可免除一切由发型带来的困扰。3.作为音乐节上出场最多的单品,它最重要的功能还是遮阳优先。在一切遮阳的方案中,排除维多利亚式的遮阳伞、马球会的贵族礼帽,这是平民的、年轻文化潮流的现场,带着挑衅意味,反叛的姿态。

不要忘了太阳镜哟!尽管实现各种古灵精怪的太阳镜形式,这是一句单纯的温馨提示:除了防止太阳光灼伤,也要注意避免被他人造型亮瞎眼。据(百度知道)说,太阳镜是中国人发明的,在12世纪刘祁所著的《归潜志》中出现了太阳镜的原型,由一种茶色水晶制成(烟晶),作用是给衙官审判案件时戴,免让人看到他的反应。这下我们就很清楚为什么王家卫总是戴着墨镜了。这下,我们也很清楚,戴墨镜除了保护眼镜而外,还能掩护自我。

4_5

开始音乐节装备的“精分”准备

在很早以前,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在淘宝上发起“音乐节”的购物行动了,不过在这个超能购物平台对于音乐节的认识没有把握住重点。音乐节着装首先有两个重要的精神前提:1.真实的我是怎样的人?就是,按照目前大多数失去自我的群体正在日益扩大,所以整合成文艺青年的人们正在满世界轰轰烈烈地寻找自我。或者由于真实的自我在已拥有的生活环境中,实现得不顺利,确切地说,遭到了打击,所以,需要一种以“自我”为主题的实践场合。2.真实的我不是怎样的人?由于在前一个议题下,寻找自我并不顺利—虽然每天照着镜子却不怎么能认得出自己(典型的文艺外征),所以,需要通过外相的彻底颠覆来逐步验证,哪一种造型更接近这个所谓的“自我”本身。音乐节之所以呈现出上文所提到的“出离常态的机会”,简单地说,就是“精分”(精神分裂症)的表现形式,无论怎么样穿着都是合理的。

音乐节尽管是一个有主题的着装场合,但是主题并不明确,由于实现它的方式多种多样,重点不在于波希米亚、朋克什么之类的定义,而在于入场者怎么通过着装来解释存在的意义(嗯呐,着装这件小事又触及了终极问题)。不要急着到淘宝去卖弄心思地搜索关键词,先找到自己的界线,然后才可能突破这个界线。如此郑而重之,难道像通常我们说的着装“改变命运”吗?你是对自己的命运有多不满?不对,这事不关乎改变命运,只是关乎你怎么表达意见,即是表达自己“非同寻常”的存在。在这里,忽略掉各音乐节商业化的事实,忽略掉某些品牌现场叫卖衣服的问题—因为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现实,直接地,单纯地,表现自己。以下种种分类,仅供参考,或反方向参考。

 

4_3

4_4

一条牛仔热裤,怎样HIGH全场?

纵观契柯拉近年来的音乐节着装,牛仔热裤的出场率之高,可谓覆盖超过50%。终于成为代替传统音乐节着装之一“迷你裙”而成为最新的热门音乐节单品。但这种思路是没有什么根据的,因为牛仔热裤可以出现在所有的场合,度假、街头,它唯一的突出卖点就是凉快。而由于它的流行程度之高,穿着之容易普及到已经不涉及太多个别意识了。它的出现率太高,以至于反过来可以说是成为后工业时代流水线超级复制效率取代了着装者的自我,由媒体、广告和明星们统治的个体意识正在奄奄一息。但我们不想在这里说牛仔热裤的坏话,因为这一件被“截肢”的牛仔裤作为一种流行无意识,反过来能将上半身(如果一定要指出“上半身”与个人思考关联的隐喻的话),那么牛仔热裤的出场,不是真正的出场,这只是“上半身”构建完成的情况下才存在的单品。简单来说,牛仔热裤由于百搭万配,而且行动方便,所以,重点是“上半身”要表达什么?白色背心兼具性感与纯洁;叠穿撞色上装则累赘没有主见;运动背心可能显示你热爱运动的身体吗?至于通过一字横领粉嫩的蕾丝或者雪纺把牛仔热裤一同拉入温情的泥坑……实在是一件没有音乐节理由的事。自问鱼网拼接皮革可能是在完善其它配件的情况下,因为性的意味端正了牛仔热裤本来该有的吸引力,让整件事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d_4

一般来说,被认为是音乐节的传统元素的流苏,麂皮拼接、扎染什么的

因为T台上许多殚精竭虑的设计师们从去年开始,就已经部分或者全面地在光复来自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尚风潮了,因为他们有决心与希望通过时装形态的转变来呼唤现在年轻人对政治的热情,事实当然是世界上的年轻人们现在对政治越来越淡漠,照此下去,情况就会这样发展:如果我们不关心与我们所在的社会息息相关的种种事宜,那么总会有人来接管和代表你们的意见,此时,你们就会成为被统治者,即失去自由的人。

流苏的,民族风格的:按照一种情结或者一种独特地属于音乐节精神的氛围,传统的着装元素是不能不提及的,它就像一个标签,可以起到提醒作用。流苏、印染和少数民族的音乐或者着装元素的加入,是那年玩得好HIGH的年轻人们,正通过一种民族的、原生态的形式,来强调个体的独特性,用个体的独特性的巨大发声来对抗全球一体化。工业化的特征是整齐、规范而与独特性格格不入,因此,独特性还存在着一种破坏的深切欲望。

d_5

嬉皮裤和冲锋衣

现在的音乐节,穿着它的种种不便以及时尚风向的变化已经渐少出场,因为那个和平的诉求似乎随着那个动乱的年代的过去而过去了。而 新的问题和挣扎是什么?要么是我们还未看清,要么是它被我们漠视了。只是嬉皮一样的装饰依然局部存在,花色的喇叭裤和罗马鞋要指向什么?再也没有究其意义的必要,唯有一个领会:诶?

4_1

4_2

名媛度假风杀入场

契柯拉音乐节被明星和时尚街拍抢去了主题,但是它的知名度更广大了。我们不得不注意到,像帕丽斯·希尔顿这样的社会名媛的入场方式,使得单乐节的“波希米亚”飘逸长裙,转变成了一种度假单品。而且这种“名媛风”是如此强烈地袭卷了着装所表现出来的社会消极状态,它意味着个人价值的虚无。虽然令人觉得消极的来源是“社交名媛”这个词,由当下媒体创造出了一种少数类别:她们对社会不创造什么价值,仅仅是通过展示私生活获取名利。因而,尽管是出现在音乐节的长裙可能还隐隐地从“波希米亚”这个代表着自由的词中获得一些暗示,但是这类度假式的长裙也已经因为“名媛”的演绎而坏了名声。就算是“水果姐”凯莉·佩里暗暗配了个流苏挂包也不行;阿丽珊·钟尽管有本事通过自己的骨架和品位成为全世界着装典范,也还是于事无补。音乐节的“波希米亚”长裙被歪曲了原意,在这里,音乐节所指向的意义,真的变成了时尚八卦事件,值得长叹一声:唉……

d_3

d_1

高级“精分”和时装化

虽然这只是一份音乐节入场着装参考手册,但随着每一个着装层次的递进,还是让人看见了现在音乐节已经不复再现1969年的形态了。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它的造型朝着一个新的方向进化以适应不可否认的现实。时装化也意味着商业化在主导这一切。从H&M这个快消时尚品牌并非低调的入驻来看,它的宣传策略植入意味着,音乐节在很大程度上,确确实实地变成了时装展示场,也就是说,一切只剩下了形式。如果按照所谓的“必然性”,入场者不能通过“偶然性”来反抗,那么这个形式也不值得保存了。现场报道契柯拉音乐节当时当地的温度是38℃(白天),而夜晚有温差,就算是温差有个18℃,气温也还是20℃,更何况这是初夏。所以, 蕾哈娜有种穿上紫色皮草长大衣,通过“温差”来实现高级“精分”造型,实在是想不出众都很难。如果皮草和初夏这个季节之间真的存在有意识的调戏和反讽的话,这件事还是十分有趣的。因为,就音乐节最后的形式所能提供的意义,恐怕只是着装的乐趣了,不正是渴望一种“出离常态”我们才到达彼岸的吗?与此相对照或者相辅相成的,是音乐节现场着装渐呈现出一种自相矛盾的趋势,即是工业化(商业化)从敞开的大门和灵魂直接渗入,噢呀,那年他们苦苦抵抗的东西,如今已经旁无阻碍地登台,成为了意见领袖。而今,这个现场单纯地成为了拗造型的地盘,剩下的问题是,在这样的现实中,值得我们追求的是什么?如果着装失去了表达自我意见的作用,怎么穿是一个令人难尴尬的问题。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