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闻现场 封面 报道 现场
打印 字号: | |

真性情还是走剧本? 把脉许晴的“公主病”

2015.06.23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和去年此时一样,“任性”的许晴又一次成了舆论的焦点,这一次她站到了以90后为主体的网友对立面。从“呛声郑爽”,到面对陈意涵等人的“真心快问”,一句“第一季比第二季好玩”引爆网友槽点,与《花少》众星“暗战”及情绪失控等行为亦令观众吐槽其“公主病”。6月7日开始,多篇关于许晴“公主病”与“少女癌”的网帖开始在社交网络流传,阅读量达到10万以上。一时间,“许晴 公主病”长期盘踞热搜榜,“自费上《花少》”、“与所有人不和”等坊间传闻成热门话题,也有网友质疑《花少》“神剪辑”以黑许晴达到拉动收视之目的,宁静接受采访时对许晴的暗讽更将“撕X大战”从戏内蔓延到了戏外。许晴第二季是否自费上《花少》?是否与众人不和?“公主病”行为是否在为神剪辑走剧本?作为土耳其“帐篷之夜”的独家探班记者之一,本刊记者试图还原当日情景,并辗转取得总导演廖珂独家回应,《花少》第一季成员凯丽与作家黄佟佟亦现身说法,详解许晴的“公主病”之谜。

采写_本刊记者 杨蓓蓓

gzb_5

贴身追踪:许晴情绪无影响

“朋友微信叫我‘大傻子 ’”

记者见到许晴的当天,将要上映的电影宣传方为她排了三个通告——无一例外地要求“不谈《花少》”,对记者的采访及“回应质疑”的要求也予以再三拒绝。“我们真不想出来说什么,无论是晴姐本人还是团队,关键是没有意义。”宣传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许晴本人似乎丝毫没有受到网络舆论的影响,当天三个通告均兴致盎然,挑服装、搭配造型亲力亲为,一改荧屏中“爱谁谁”的娇软形象,工作态度之积极令某门户网站的几个工作人员兴奋地向她告白,“路转粉了!”然而一到工作间歇,她便从“公主”秒变“女神经”,时而跟工作人员不顾形象地大声说笑,时而小猫般蹲在沙发上玩手机。“朋友跟我微信,叫我‘大傻子’,”许晴笑着对工作人员说,“她说大傻子,节目里面你哪能那样呢?哪能自个儿什么样就表现出什么样呢?大傻子诶!”

团队对许晴似乎也是宠溺无限,“晴姐对每个人都特好,也会跟我们撒娇。”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花少》后我们又去了一次土耳其,晴姐就和我们睡大通铺,我们都很爱她。

gzb_1

xq_4

gzb_4

xq_3

xq_2

xq_8

许晴在第二季《花少》的很多言论被网友截屏讨论。节目内外,她跟其他《花少》伙伴的关系也让人猜疑。

xq_9

xq_6

xq_7

第一季《花少》的小伙伴微博力撑许晴。许晴也用“一笑置之”来回应。

独家回应

《花少》总导演详解三大质疑

作为唯一一位从《花少》第一季保留下来的嘉宾,许晴自参加节目之始便受到质疑,“为何只保留了许晴?”随着节目“撕X大战”的开启,这种质疑之声越发强烈,网上甚至出现了“许晴主动要求上《花少》,自费整个行程”的说法。她与第二季《花少》团成员的关系也被传“十分紧张”,与郑爽、宁静的互相呛声,陈意涵在接受访问时一句“公主只在童话里,每个人都是妈妈的小公主”也被解读出“撕X”的意味,甚至有网帖称“许晴与节目组关系极差,业内口碑降至冰点”,#许晴与《花少》全体不和#顿成热门。另外,节目后期的“神剪辑”也是网友的主要槽点,有网友甚至认为,《花少》就是通过后期剪辑故意“黑”许晴以拉动收视。带着这三个疑问,记者联系到《花少》总导演廖珂,详解网友关心的三个问题。

A主动要求?自费上花少?

“怎么可能!”

廖珂告诉记者,选择许晴继续参加《花少》原因很简单,“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他解释,经过第一季的合作,团队与许晴相处得十分融洽,大家对她的人物性格也相当熟悉,而且由于她第一季中途退出,人物性格中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没有被挖掘出来,“这是双方都觉得遗憾的地方,所以基本上跟她那边简单沟通了一下时间和意愿,就已经敲定了。”

不止是许晴,《花少》第一季中其他的几位嘉宾也都曾列入节目组的邀请范围,“当然从各方面看,晴姐无疑是比较合适的,而且保留上一季的嘉宾,会给节目一种‘承上启下’的感觉,湖南台的季播综艺中好像很少做这样的尝试。”廖珂对记者说。

那么“许晴主动提出并自费参加”是否属实呢?廖珂听到“自费”两个字便乐了,“自费?怎么可能!而且也不是她主动提出的,当然还是我们先去邀请的。”

gzb_2

B与节目组、花少团各种撕?

“每个人都有情绪不好的时候”

作为引起巨大争议的“帐篷之夜”独家探班记者之一,本刊记者有幸目睹了当天《花少》团的全部行程。“帐篷之夜”拍摄于4月15日,地点是土耳其海滨城市费特希耶海边的一座公园。当天清晨7点左右,花少团一行人乘坐的飞机降落在达拉曼机场,众人下机后立马开始第一个行程“房车自驾游”的拍摄。中午1点左右,花少团驱车上到巴巴山顶,开始拍摄1960米高空滑翔的环节,记者正是在此时第一次见到了许晴本人。

由于土耳其教练在空中为许晴疯狂秀了大回旋等特技,记者在海滩见到从滑翔伞下来的许晴时,相比陈意涵和毛阿敏的兴奋,感觉她颇为精神不振。随后一行人在海边小店里休息,许晴始终呆在毛阿敏身边,时而与廖珂、井柏然攀谈,对路人及游客的合影要求几乎来者不拒。郑爽和陈意涵也偶尔从她身边经过,彼此微笑打招呼——除跟独自在车上的宁静几乎无交流,记者并未发现许晴与花少团存在“集体不和”的情况。

“许晴并没有网友说的那种‘全程黑脸’,相反她跟其他六个人的沟通还是比较多的。”廖珂告诉记者,“每个人都有情绪好和不好的时候,我只能说七个人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不和,当然不可能大家一见面就非常热络,就是正常的旅行伙伴。”至于跟节目组的关系,廖珂认为《花少》的整个拍摄期间,七位艺人都与节目组保持非常好的关系,跟各自的跟拍导演也十分熟络。记者在百度许晴贴吧也发现一位疑似许晴花少跟拍导演“大米哥”的ID,对网传“郑爽与许晴结怨于剑桥杨洋走失的晚上”这一传闻直接予以否认,“假的。”经记者向多方工作人员核实,“大米哥”身份的确为许晴跟拍导演。

所以许晴跟六位《花少》成员真的像网友说的那样格格不入吗?“没有没有没有,”廖珂予以一连串的否认,他告诉记者,“其实艺人拍摄非常辛苦,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情绪,比如第一集里郑爽就有,只要及时沟通,基本不会有太大影响,网传的许晴跟节目组关系很差也是假的。”

gzb_3

C神剪辑故意造黑点?

“现实真是那样发生的,我们干预不了”

总导演廖珂自己也没想到,“帐篷之夜”最终会在网上发酵成大规模的“黑许晴行动”。“那天的情景只是内部的一个群访,每个人都需要问问题,”廖珂回忆,“而且当时滑翔和房车刚结束,大家之前很奔波,但后来时间变得很充裕,每个人都喝了点酒,聊的时候极为真诚和放松,加上环境很美,大家的提问和回答都特别松弛,也并没有对各自的说法太较真。”记者记得,当晚夜谈后,姐姐们集体去公园的厕所洗漱,互相调侃、攀谈,气氛并未有丝毫尴尬。

对于引起巨大黑点的“许晴夜聊”,廖珂认为,许晴在当时的情境下说出那样一番话是很自然的行为,“她就是一个真实的性格,不会藏着掖着,也不会想去迎合他人,再加上当时环境非常放松,其实大家对此的反应也是很松弛的。”

而网友们一贯诟病节目后期的“神剪辑”,廖珂觉得网友们的想法可以理解,因为毕竟每期节目都拍了几千个小时,最后只播出90分钟,“剪出来的内容一定是导演们看到的人物性格,和对这次旅行的看法,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七个人。”

会不会有为了制造看点而故意剪出一些矛盾激烈的情节(如许晴失控)?廖珂回答,旅行中肯定会有很重的情节,“但我们一定会把前因后果都讲出来。”网传节目组在剪辑方面刻意为许晴设置了一个“成长”脚本,即“别扭-崩溃-融合”三部曲,廖珂导演对此又予以一连串的否定,“没有没有,现实真是那样发生的,我们干预不了,这一切是自然发生的。我们拍摄和剪辑也没有预设的目的,更多的就是观察和表达我们所看到的东西。”

众说纷纭

“公主病”,还是真性情?

xq_5

南都娱乐× 张凯丽

“很多人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们是羡慕晴的”

南都娱乐:凯丽姐,您是什么时候认识晴姐的?对她印象如何?

凯丽:真的就是《花少》才认识的,我对她的整个印象就是太单纯了。她完全不谙世事的那种,就是完全不知道外面这些世界是什么样的,自己内心太充实,太美好了。你看她见到我就说,凯丽姐,我喜欢你什么的,是一种特别直接的表达。

南都娱乐:可最近大家都在吐槽她的性格,自我啊,任性什么的。

凯丽:他们可能不了解,晴这个人非常非常的简单,而且是毫无城府。任何一个小事儿她就会欢呼雀跃,像孩子一样。其实关于任性什么的,我觉得她身边可能真要有特别懂她的人,在她情绪上来的时候,稍稍引导一下,把话说圆了,因为晴还是非常善解人意的。而且她很多看似“任性”和“少女”的行为绝对不是故意的,就是一种特别自然的表达,做作是做作不来的,你能一天两天地作,你不可能一直都这样。

南都娱乐:那您觉得她“公主病”吗?

凯丽:我觉得完全不是,她就是活得太自如、太真实、太洒脱了。很多人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们是羡慕晴的,她不被世事所左右,她真的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我们一般人都达不到啊!我就会很顾忌,或者是委屈自己做一些事情。而且“公主病”应该是那种完全不顾及别人的人,我一点也不认为她完全不顾忌别人,不是这样的。(有什么例子吗?)点点滴滴太多了,一个例子就是,去年在国外她知道我爱吃榨菜,没榨菜吃不下饭,就每天把她仅有的榨菜留给我,她自己一共也就带了几包,但每次都是想着凯丽姐要不要吃,可好了。还有一个,前段她在演《如梦之梦》,然后女儿突然有一天说起想看这个戏。那时候根本没有票了,然后晴就自己去买了很贵的黄牛票!我说以后再看,她说不行,然后还必须给可可(凯丽女儿)找一个伴,说女孩子不能一个人去看,所以买了两张票。

南都娱乐:所以看起来很“公主”的晴姐其实是个热心肠?

凯丽:对啊。我觉得人就是关键时候看人品,虽然说一张票不算什么生死考验,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做的。我衡量一个朋友的标准就是这样。

南都娱乐:所以您觉得她没有所谓的“公主病”,就是一种真性情?

凯丽:对呀,我当着她面也这么说,我说真做不到你这样。因为年龄的关系,还有阅历,而且她一直是被保护得太好了,她没有经过大风大浪,她对这个世界完全没有戒心,要有戒心的话,可能就没有这些事儿了吧。你说,对着镜头说一句敷衍的话,或者什么,违心的话多容易啊,是吧?但是她不会这样。其实晴身边的朋友,我看到的所有人都非常爱她,都跟她关系非常非常好,像亲人般的。那我想,如果她真是一个你们看到的那种人,她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朋友。所以她一定有她自己的特别美好的东西,只不过大家还没看到。

xq_1

南都娱乐×知名女性作家黄佟佟

“高浓度和纯度的生活不存在于真人秀里”

南都娱乐:您也采访过许晴,对她的“公主病”怎么看?

黄佟佟:我觉得应该先明确三点,第一,许晴是一个不害人的人,她从没有去害过别人,这在娱乐圈里很少见。第二,真性情,这点也是很明确的。第三,她是个聪明人——从这三个维度上去谈她的性格,对她来说会比较公平。本质上来说,她属于少女期没有过完的人,喜欢被人捧在手心,被人关注,跟人灵魂相通的感觉。她习惯于别人对她的善意,喜欢跟人灵魂沟通,但我觉得去旅行的话,其实别人是没有这个义务的。普通人很少会有灵魂相通的时刻,因为那是一种灵魂完全敞开,能量交换,彼此都很舒畅的状态,这种状态是不能长久的。但许晴是一个活得特别极致的人,更年轻的时候因为得到很多爱,她习惯了这种浓度很高,纯度很高的生活,但这种生活对普通人来说是很罕见的。于是当她走出自己的圈子,在大众中去寻找这种生活,很显然初识者和路人是没有义务提供这种生活和注视的目光给你的,至少《花少》里不会给你。而对于一种“不纯粹”的生活,许晴是不接受的,不接受便带来拧巴和痛苦,但不接受又能怎样?命运始终在无常之中,在普通人的生活里没有永恒的浓度和纯度。所以她只能过那样的生活,就是艺术家的那种状态,但是这种形而上的生活不存在于真人秀里,许晴的“任性”和“失控”其实都是一种强求“完美”的表现。

南都娱乐:她为人诟病的还有,看男生永远用“少女般的眼神”。

黄佟佟:这有什么呢?一个人要永远少女,也是一种幸运。少女的眼神是因为内心纯真,没有遇到过真正的黑暗和丑陋的事情。许晴一生来就是女主角,身边的人都很爱她,男朋友也对她付出很多爱,她一路没有经过大风大浪,内心很少有脏的东西。我跟她接触的时候也觉得她没有遇到过那种很脏的东西,没有跟真正的黑暗和残忍打过交道,人是干净的,眼神自然就少女。有少女的眼神是一种幸运,有那种眼神应该为自己感到高兴,而不是斥之以所谓的“少女癌”。还有,“年纪大了还这样看男生”其实是一种男权主义话语,四十多岁的女人有少女的眼神,又怎么样呢?谁规定了年纪大不能谈恋爱?谁说年纪大了就不能眼神清澈而且干净?我觉得女性之中这种对女性自身年龄的歧视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