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重点
打印 字号: | |

迷影时代的影迷狂欢:完爆电影,不成不退!

2015.06.11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功之怒》意外爆红了,说起来,这些年这类迷影类的短片爆红的有不少,即便是华语区也能找出像《绝世高手》般的例子,或许是网络时代的缘故,所有的一切高不可攀或者束之高阁都不再是问题,属于影迷们的时代到了!

文_亵渎电影

wb_3

以假乱真的情怀

话说昆汀·塔伦蒂诺当年还在录像带租赁店做小弟时候,就凭借职业的便利阅片无数,后来自己拍片的时候,就从希区柯克抄到吴宇森,从法国新浪潮抄到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挨个桥段抄了个遍,抄得好抄出自己的风格就是致敬,抄不好随便抄抄可能就是王晶。影迷们看的电影越多,就越喜欢聊致敬,因为这是一种迷影情怀,特别是这年头,什么东西只要和情怀挂上钩,就都能吸引眼球。

情怀这东西可不是随便就能玩的,它的要点在于要原汁原味。大卫·桑德伯格导演的短片《功之怒》单要看它的故事和情节,就和那些粗制滥造的山寨B级片没什么区别,男主角大战疯狂街机可以打上外太空,还撞上1990年才进入太空的哈勃望远镜,故事的背景可是1985年。谁在乎呢?它已经不再是致敬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复刻了那个时代,拍出了一部让人感觉时光倒流的片子。若拿去和八十年代的录像带混在一起,它甚至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

对时代的复制与还原

无独有偶,2013年国内的80后导演卢正雨就致敬邵氏武侠片,偷师周星驰拍了一部短片叫《绝世高手》,虽然表演在还原度上因为夸张稍微欠缺了点,但在故事和人物上却有着极高的还原度。从镜头语言、剪辑方式到画面调色,再到夸张的人物造型、化妆和后期配音,还有急速推拉的变焦镜头都是典型的邵氏电影特点,或者说还原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录像厅时代的神髓。主角的表演上也在有意模仿《喜剧之王》里的周星驰,卢正雨还得到过星爷的钦点,成了《西游降魔篇》的编剧。它的优点不是表面上的无厘头搞笑,还是在于对一个时代的复制还原。

原汁原味虽是区别神作或者烂到极致的重点,但玩致敬还有其他高上大的方式,就是在自己的导演风格之上再创造,不只是复制同样的桥段,还要拍出原作的精髓,再升华出一些全新的观感,比如偶尔枪战片里看到几只鸽子,大家都会想到吴宇森,但不是放了鸽子就可以算是致敬吴宇森。

内心的那份狂热与爱

电影人玩致敬和情怀大都是因为对某类文化或电影的极度痴迷和热爱,比如2012年的那部粉丝众筹科幻片《钢铁苍穹》,算是一部影迷级的神作,将希特勒在战败之后没自杀,而是带着自己的雅利安军队逃亡南极前往月球的阴谋论故事发扬光大,外星黑科技文化爱好者就爱这套,众筹的优点就是粉丝目标群众明确。或者伊朗导演阿米尔·纳德瑞的《片场杀机》,直接以列榜单的方式玩致敬,然后跑去黑泽明、沟口健二和小津安二郎的墓前参拜。史蒂文·索德伯格用《德国好人》复刻好莱坞黄金时代的黑色电影,本·斯蒂勒的《热带惊雷》揶揄好莱坞,同样把致敬玩得讽刺又癫狂。迷影究竟是什么?苏珊·桑塔格在《电影的没落》中说,这是一种用来专门描述因电影而生的爱。好的致敬和迷影情怀,就应该让人感受到创作者内心那份爱。

《功之怒》没让你HIGH起来?

来来来,这里有27个梗,请笑纳

瑞典导演大卫·桑德伯格(也是男主角)2014初在众筹网站上筹集了63万美元,没能达到拍长片的任务100万美元,但完成了20万美元拍这部30分钟短片的目标。如今这片子火得一塌糊涂,拍长片肯定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这部电影就是一次对1980年代美国流行文化的全面致敬,片子的脑洞开得太大,剧中的大梗接连不断,你看懂得越多,片子就越娱乐。

wb_4

wb_5

wb_6

wb_7

众筹时代的新玩法

不再依靠资本家,放肆拍电影

众筹在国外早就不是一个赶时髦的事情,去Kackstarter或Indiegogo等国外著名的众筹网站上看看,起点零门槛,只要创意新鲜,种类包揽梦想的方方面面,单最终成功的电影项目数量就过万。只要你有梦想,你可以众筹做任何事情,总会有欣赏你才华的陌生网友愿意为你买单。

1 现状

众筹已经成为一种风气

乔恩·费儒导演在美食片《落魄大厨》之后就和他的美食顾问一起进军快餐业,在网上众筹自己的快餐店,如今吃货遍世界,这个项目很快便成功了。而像电影《超级骑警2》那种,24小时不到就火速筹集到200万美元的制作费用,支持人数超越2万,进度超额完成114%。众筹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

也有像奥逊·威尔斯的《风的另一边》的这种,修复重剪众筹200万美元,尽管韦斯·安德森和诺亚·鲍姆巴赫等名导都在社交网络帮忙呼喊,现在项目还是只完成了12%。众筹,其实也还是要看是什么人在做什么事,你所做的是否有足够的创意,有多少粉丝基础,受众群是否够疯狂。

2 原因

摆脱资本家的指指点点

很多大导演和名人也还是会众筹,比如意大利邪典恐怖片大师达里奥·阿金图就给新片《睡魔》搞众筹,主演还是朋克教父Iggy Pop。据说导演特瑞·吉列姆也在考虑为传说中的新片《杀死唐吉可德的男人》众筹资金,其实也并不全是因为这些艺术家找不到投资才众筹,众筹可以让艺术家脱离资本家的指手画脚,明确项目的受众群和受欢迎程度,让艺术创作可以绝对的自由,像《功之怒》这种就才有机会让导演可以绝对的放肆,导演可以拍一个30年前才会拍的东西,这才是众筹最诱人的地方。

今年还有一部让人无比期待的众筹电影叫《天魔异种》,做了大半辈子怪物特效的Alec Gillis转行自编自导,请来《突变第三型》的特效团队,然后打造了这部没有一帧CGI特效的科幻恐怖片,所有怪物都是定格动画完成,完全复刻好莱坞前数字时代的特技模型拍法。

3 问题

国内众筹的瓶颈

在国内也有范立欣导演的《我就是我》那种众筹500万人民币的快乐男声大电影,还有《十万个冷笑话》电影版,这样的项目对于一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借鉴意义,因为它们都有粉丝倾向。如果是普通人发起的项目,除非你的项目创意极为新鲜,才有可能从中国人的口袋里拿到钱,比如2013年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这部电影据说2016年才会上映。

今年3月份的时候,唐棣的独立新片《满洲里来的人》为发行蓝光碟搞了一次众筹,然而项目最后还是失败了。后来了解了一下,应该说国内的众筹项目很多都失败了,国内搞众筹还是一件赶时髦的事,甚至给人一种穷人在当街乞讨的感觉,微博上一百块现金抽奖,转发就能转疯,你指望这些人掏腰包简直是不可能的,这和整个社会的风气有关。这其中经常会有一个灰色操作,众筹一般到中期会遇到瓶颈,最好能事先安排一定的资金到时候注入,这也让国内的一些众筹成了另一种变相的炒作。

4 对比

当支持变成了投资

国内众筹和国外众筹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对支持者的保护上,国内众筹成功之后,众筹网站会先给发起者一半的项目启动资金,确定项目不会流产之后,才会把另一半资金交出来,而国外是一次性把资金发给发起人。

在国内众筹拍电影几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娱乐宝、百发有戏这种大数据稳赚,结果却出了《黄金时代》《魁拔3》这种票房远达不到预期的片子,而这事在美国的前景就相对明朗得多。国内已经学到了国外众筹网站众多成功案例的模式,但忘了一点,你很难让眼下的中国人愿意为别人的梦想买单。而且什么东西到了国人手里似乎都有点变质,众筹本来是一件让艺术家的创作无限自由的事情,到了内地就成了一种变相投资,还是回报率不确定的投资。虽然这话听上去有点奇怪,但这里却没有贬义,只是陈述一下事实和现状而已—“人民尚未开化,众筹仍需努力”。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