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评介
打印 字号: | |

民歌,四十不惑的思想起

2015.07.02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2015年6月5日到7日,华人音乐界的一场盛事在台湾举行,《民歌40——再唱一段思想起》演唱会接连三个晚上在台北小巨蛋和高雄小巨蛋举行。台湾重量级音乐人倾巢而出,两岸乐迷奔走相告,无数大陆民歌和流行音乐爱好者也专程漂洋过海,去看望四十不惑的民歌。

文_ 邱大立(资深乐评人) 采写_本刊记者  王亚星  摄影_刘洋

媒体称我是“民歌之父”实在不敢当,我只是一个种歌的人,……歌手与写歌的人这个身份是我最自在舒服的位置。 

——胡德夫

这样的聚会多美好!特别是我们脸上都有岁月的痕迹,心中都有了生活的感悟的时候。

——李宗盛

我被人称为民歌之母,但我一直认为我是保姆……民歌40我还能参与,谁也无法预料10年后的民歌50还有谁在,因此这次有着极为重要的传承任务,希望能从文化与历史的角度,全方位记录下当年陪着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我是多么幸运啊!可以见证这个时代! 

——陶晓清

小复打电话说民歌四十年了,原来决定我之所以是我的那一天是在四十年以前。 

——侯德健

如今,站在橄榄树下,用着校园歌手那颗纯真的心,她努力唱着……希望还有恍如昨日有歌可唱的明天! 

——齐豫

st

民歌30承前与启后

为纪念民歌30年,2005年7月1日和2日,由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

主办的“民歌嘉年华会”演唱会,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一共举行三场。这个场馆可容纳2500人,当年全部门票一天就脱销了,有的人是三场全看。当时应该没有多少内地乐迷到台湾观看,一个是因为两岸交通是故障,一个是当时的网络远没有今天发达(当然,这个“发达”只是局部的,不是全球性的),铁杆乐迷即使想看这场演唱会,也无从渠道得知这一消息。但当传播不能正常进行时,它会通过半地下的方式进行。在2006年夏天,这场《民歌嘉年华会 永远的未央歌》演唱会的盗版DVD在内地广为流传,很多大陆乐迷以前只能在电台和磁带里听到的歌手,终于在这张光碟里一睹庐山真面目了:胡德夫、杨弦、杨祖珺、王海玲、叶佳修、吴楚楚、包美圣等等。

从2005到2015年,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民歌30》连同民歌在十年间已成为一个传奇。在这期间,两岸频繁的音乐交流也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催化效应,而在“我在现场”的时代指标下,越来越多的大陆乐迷去香港、台湾观看演唱会,它们终于催生出了一个“民歌40”壮观的歌迷群。

民歌40再次聚拢青春

在台湾歌谣的百年成长中,刚刚四十岁的民歌还是青壮期。

从规模上看,民歌30举办地点的台北国际会议中心容纳2500人,《民歌40》的举办地点台北小巨蛋和高雄巨蛋都可以容纳15000人,开放座位12000人,从7500人到36000人,十年翻了五倍。这增加的28500人,里面大部分应该是年青一代乐迷。照理说,年轻人有自己的歌可唱,有自己的偶像可捧,他们为什么要去听老歌、看老人呢?《民歌40》演唱会原定只有6月6日台北一场和6月7日高雄一场,因为销售异常热烈,才增加了6月5日台北一场(笔者的一位朋友就是没买到6月6日场,买的6月5日场),在这里面,有不少是从内地专程来目睹这一盛事的。

《匆匆》《美丽岛》《龙的传人》《乡愁四韵》《欢颜》《橄榄树》《天天天蓝》《一条日光大道》《读你》《让我们看云去》……那些记忆深处的歌,它们一次次充盈了我们一度空瘪的心房。

在歌手数量上,2015也是扩容的。《民歌30》是50位歌手,《民歌40》则达到68位歌手。主持人依然是“民歌之母”陶晓清和乐评人马世芳,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作为内地唯一一组音乐人参加演出。当依旧一身波西米亚装束的齐豫,空灵地唱出《橄榄树》《你是我所有的回忆》时,台北小巨蛋可以用静止如水来形容。那一刻,我相信天上的李泰祥也一定听到了。但以下的这些名字,他们出现在了2005的《民歌30》,却没有出现在2015的《民歌40》上,他们是:马兆骏、洪光达、黄大城、施碧梧、潘安邦、李泰祥。这些已经离去的音乐人、歌手,是当代中国歌谣的一组交响诗,更是台湾民歌的一段不朽记忆。在时光延伸的路上,那一个个走失的音乐人、歌手就是一首首歌,撕不断、揉不烂的歌。

“我”在 “民歌40” 现场

“台下的观众那么热爱民歌,

让我们情感的表达没有了距离”

演出者:小娟和山谷的居民(独立民谣乐队,此次演唱会唯一一组内地音乐人)

我们从2009年开始,几乎每年都会去台湾,参加不同类型的演出,这期间有缘结识了台湾的一些音乐人;我们曾经出过一张向台湾民歌致敬的专辑《台北到淡水》,因为小时候听到的很多好听的歌曲是来自台湾民歌,之前有看过《台湾民歌三十》的DVD,民歌手们演唱每首歌都非常打动我们,特别期待有一天能够坐在舞台下聆听;这次接到台湾中华音乐人交流协会的邀请,我们乐队可以和民歌手们在舞台上一起唱民歌,真是非常开心和荣幸!和陈明韶老师一起唱《风告诉我》十《下雨天的周末》,以及和叶佳修老师合作的《乡间的小路》,都是全场观众一起从头唱到尾的,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和原唱者一起合作,非常有意义,不仅仅圆了小时候的一个梦,同时也希望能做到一个传承。

当时在后台见到了非常多的民歌手,他们大部分人已经不从事音乐工作了,但是他们一旦唱起歌来,你就会被他们的那份纯真和朴素的情感打动,他们在舞台后面的电视屏幕前跟着台上的歌手唱歌、和声、跳舞,大家非常高兴,后台也是非常地热闹。

“比内心感触更可怕的是,我有生理反应,我一直在流眼泪”

观众:翟翊(天津知名DJ、乐评人)

我们这代人的成长离不开台湾民歌对我们的影响,其实我们以前不知道那就是所谓的台湾民歌,我们管它叫台湾校园歌曲。后来由于工作的影响,慢慢听了大量的台湾音乐,我迅速被台湾民歌的旋律、编曲、配器所吸引了。虽然我没有经历那个年代,但是我对台湾民歌这个字眼特别地眷恋,而且对它所衍生出的文化内涵,包括它日后对台湾唱片业做出的突出贡献,我有特别切身的感受,日后真正影响我们的这批台湾主流流行音乐都是台湾民歌血脉的延续。

在现场的时候我其实没有什么特殊感触,因为有时候比内心感触更可怕的是,我有生理反应,我一直在流眼泪。我的内心是一片空白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我当时的状态,也不知道能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表达我真实的心情,我不知道。但我唯一知道的、最真实的东西就是眼泪一直不停地从眼眶当中涌出来。

特别让我感动就是一头一尾一中。开头就是民歌手一起出来唱《小草》;中间就是一对丈夫刚刚做完肺部切除手术的老夫妻民歌歌手互相搀扶着、弹着吉他给我们唱歌;最后就是齐豫和潘越云两个女神一起给你唱《梦田》,这种享受不敢奢望,这种场景真的好像是梦中的场景。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