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评介
打印 字号: | |

《嘿,老头!》:当你的父母也变成了需要照顾的“小孩儿”……

2015.04.09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0条

对于习惯了快节奏强情节、恨不得一集一高潮的观众来说,正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播出的《嘿,老头!》并不讨巧。导演杨亚洲擅长平凡人物的视角、细碎浪漫的叙事风格,但该剧在展现电视剧浪漫因素的同时,却也难逃煽情和节奏缓慢的苛责。综合各方观点,观众们总体的评价是,这部聚焦于阿尔兹海默症、父子关系的电视剧是最近电视荧幕上难得的煽情而不狗血、催泪又不生硬的诚意之作。

文_ 蒋顺发

lt_6

奥斯卡级别“杀器”—阿尔兹海默症

为什么韩剧总喜欢在关键时候上演车祸癌症治不好的经典戏码,除了要拖延剧情之外,当然是为了给男女主人公加之命运和死亡的考验,如此一来才会让感情尽显珍贵,同样,观众的眼泪也才会更有意义。但观众们经历多年“抗病”治疗之后,早就对血癌胃癌等常规病种产生了免疫。于是编剧这回祭出的可是最新杀器:阿尔兹海默症。别忘了今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获得者朱利安·摩尔,就是靠演绎了一个阿尔兹海默症的患者,成功俘获了评委们的芳心。

在这我们有必要科普一下阿尔兹海默病的症状:

记忆障碍:刘二铁从最开始的偶尔记不住门牌号码到后来记不起来自己有没有说过话吃过饭再到完全忘了儿子,并逐渐失去了语言能力、认知能力。对时间地点有认知障碍,不能独立进行活动。

自我失控:患者认知能力逐步丧失,对情绪和行为失去控制。刘二铁从最开始的情绪焦躁、吃饭喝酒手抖不已,到最后痴呆、大小便失禁。

在改变的过程中,生老病死的戏剧冲突被充分地激发。老戏骨李雪健在第一集中喝酒的那段长镜头,手抖得磕磕绊绊地喝酒,把患病老人的可怜无助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后期患病后,他逐渐失去记忆失去说话的能力,像个孩子一样抱着娃娃,这种患病后的脆弱,迅速激发起了观众泛滥的情绪。

lt_2

lt_3

倒置的父子关系—泪点密布

显然生病和死亡的阴影带来的冲击能快速地唤起观众的感情共鸣。但毕竟作为一部电视剧,几十集的篇幅不能一个梗到底。而阿兹尔海默症引发的人物关系的倒置和逆转带来的冲突和改变才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动力。生病前,父子关系是紧张冲突的,吵架、撕房产证……是暴躁的父亲和逆反的儿子。而生病之后,父子关系整个逆转,父亲变成了小孩,儿子成了监护人。父亲从一个暴躁有威严的严父变成了抱着娃娃不撒手的脆弱的小孩子,这种反转的形象更能触动观者的柔软处。

而在儿子照顾患病父亲,拼命让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父亲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中,父子关系从针锋相对变得和睦,在改变的过程中,勾连出多少父子之间的往事和细节。这些曾经温馨或痛苦的回忆在经过加工后都暗藏着催泪的桥段。无论是父亲失忆后把娃娃叫“克花”(离家出走的母亲的名字)还是失忆的老头无意中喃喃的“听话,海皮”,还是老头走丢后,儿子满街找他,牵起他的手带他回家……这些平凡和微笑的细节经过放大和情绪的催化,都转化成密布的催泪弹,戳动不少观众跟着剧中抱头痛哭的人物一起轻轻地湿了眼眶。

lt_4

文艺与贫嘴—稀释狗血

作为一部催泪片,如果总是铆着一股子不哭不要钱的生猛架势,恨不得叮叮当当地把所有能让人哭的元素全搅和在一起了,那就是狂洒狗血。但《嘿,老头!》虽然主打的是父子情这张催泪牌,但在火候上把握适度避免了用力过猛。尤其是曾经的文艺青年黄磊作为制片人,该剧的台词和旁白都颇为细腻,在文艺和接地气之间做到了平衡。

在刘二铁和刘海皮这对前期紧绷的父子关系中,双方话语均直着来直着去,直陈情绪。大量拉锯式的台词冲击,使两人之间的问题矛盾一目了然,也为后面患病后两人的关系的转变埋下对比。而通过海皮的内心旁白来串场,则是电视剧在文艺思想性上的尝试。不管是他对北京城的改变的感慨,对个人失败命运的嗟叹,对父亲生病后的复杂情感变化,就像他把父子关系比喻成下棋对弈的对手。“棋还没下完,我的对手注定不会罢休。”通过这样内心的表达,套上对白中文艺的外衣,更容易达到观众对剧中人物的感情共鸣。

而另一方面,黄磊饰演的儿子海皮是个典型的北京小爷,贫嘴的功夫一点都不含糊。他和青梅竹马小宋佳之间大量的逗嘴皮子的台词,小市民的喜剧,稀释了剧中的悲情部分,也一定程度缓解了观众在看父子关系纠结时的情绪。喜中带悲、笑中带泪的悲剧才能让观众情绪张弛有度收放自如,不过度狗血但也不一味地闹腾。

lt_5

lt_1

主创自述

黄磊(制片人、主演)

“在剧中,我更像是爸爸,雪健老师像多多”

你说做制片人会不会对剧有帮助,当然会有。但事实上在做制片人之前,我们就先把题材要选好了,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上来选的就是一个雷剧的题材的话,你怎么可能把它拍成一个好戏,那个还是挺难的。其实《嘿,老头!》这个剧我最开始是看的剧本,杨亚洲导演给我推荐了一个剧本,我看完之后觉得非常好,就找到编剧,说想做这个剧。这个故事有悲情,但是在喜剧的基础上,笑中带泪。其实最好看的喜剧应该都有悲剧的基础,悲观主义是喜剧的基础,所以这些人苦中作乐或者荒唐人生还是挺有趣的。你可以用悲剧来诠释这个故事,你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又荒唐,但是里面触及到男女之间或者父子之间的感情,那个情感是多么重要,所以有泪、有笑都在。我们当时也做了一些调查,就是关于阿尔兹海默症。老人在得了阿尔兹海默症之后就像小孩儿一样。所以在剧中,我更像是《爸爸去哪儿》里边那个爸爸,雪健老师像多多,等于是我带着他走过人生的这段路。我觉得编剧当时切入点非常好,这个点做得非常好。

我要评论

[注 册]  

请在此输入评论内容。600个字符以内。

请勿发表恶意攻击国家、用户及工作人员,及广告性质的信息。提倡良性留言氛围。

0/600
评论加载中...

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著作权人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或者建立镜像。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必须为作者署名并注明"来源:南都娱乐周刊"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版权电话:020-87361757 法律顾问:梁香禄、肖曼丽、袁铮

热文排行

本周 | 本月 | 本季 | 本年

版权及隐私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2011 广州市南都周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5030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